會員動態

圖片

中國水利精彩鑄就黃金五年

 

“十二五”畫上了圓滿的句號。

  這是戰略定位的五年:從中央全面部署加快水利改革發展、把水利放在生態文明建設的突出位置,到習近平總書記提出 新時期水利工作方針、《生態文明體制改革總體方案》明確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水利改革發展明確了方向,深化了內涵,拓展了空間,水利凸顯了史無前例、重 中之重的國家戰略地位。

  這是全力攻堅的五年:落實中央治水惠民政策,加快民生水利建設步伐,夯實水利薄弱環節,拉緊最嚴格水資源管理紅 線,深化水利重點領域改革,加強水利能力建設,全面開花,決戰攻堅。像推進棚戶區改造、中西部鐵路建設一樣集中力量建設重大水利工程,讓人民群眾喝上安全 水,李克強總理做出硬承諾,限時完成,全民矚目。

  這是奮力克難的五年:駭浪驚濤的臺風暴雨頻繁襲擊,干旱地震泥石流災害嚴重威脅,科學防控、依法防控、群防群控的有效應對,大幅度減輕災害損失,2014、2015年因災死亡失蹤人數降至新中國成立以來最少,防汛抗旱減災取得重大勝利。

  這是力度空前的五年:水利建設完成總投資2萬億元,年均投資4 000億元,是“十一五”年均投資的 2.9倍。重大水利工程建設加快推進,國務院確定172項節水供水重大水利工程已開工85項,在建投資規模超過8 000億元,真金白銀投入水安全保障。 

  這是深化改革的五年:跨流域水量交易破冰,第一批PPP試點水利建設項目開工,金融和社會資本占水利建設五年總投資的16%,簡政放權、投融資體制、水權水價、建管體制等改革取得新進展,深化水利改革實現新突破。

  這是民生改善的五年:農村飲水安全工程建設全面完成,圓滿解決3億多萬農村人口飲水安全問題,防洪薄弱環節建設、農田水利、水土保持、農村水電統籌推進,為實現全國糧食產量“十二連增”提供有力支撐,為拉動經濟增長、促進轉型升級、惠及民生福祉作出重要貢獻。

  這是水乳交融的五年:西藏自治區水利史上資金投入最大,項目支持最多,建設成效最好,群眾受益最多;東江水對港輸送50年累計1.5個洞庭湖水量,保障香港75%的用水需求;福建向金門供水工程開工,兩岸同胞有望共飲一江水。血濃于水,水承載情。

  這是鑄就輝煌的五年:最嚴格水資源管理制度體系基本建立,水生態文明建設邁出堅實步伐,依法治水構建現代水利法治保障,“十二五”規劃目標任務圓滿完成,水安全保障水平明顯提高,人民群眾得到更多更好實惠,水利行業綜合能力顯著提升。

  這是彪炳史冊的五年:水利事業加速從傳統水利向現代水利、可持續發展水利轉變,加快實現從粗放用水向節約用水轉 變,從供水管理向需水管理轉變,從局部治理向系統治理轉變,從注重行政推動向堅持兩手發力、實施創新驅動轉變,統籌解決水安全問題,促進人水和諧相處,在 中國特色水利現代化道路上闊步前進……

  “十二五”時期,在黨中央、國務院強力部署、高位推動下,水利行業緊緊抓住重要戰略機遇期,銳意改革,開拓進取,攻堅克難,真抓實干,在新的起點上,為中國治水史增添了一個精彩的黃金五年。

  國計民生  一號工程 

  2011,這是水利發展史上具有里程碑意義的一年。 

  2011年1月,中央首次以1號文件的形式對水利改革發展全局作出了戰略部署,第一次鮮明提出水利具有很強的 “公益性、基礎性、戰略性”,第一次將水利提升到關系“經濟安全、生態安全、國家安全”的戰略高度,第一次提出提取土地出讓收益的10%用于農田水利建 設,破解水利投入嚴重不足問題。若干的“第一次”讓人們精神振奮。

  7月8日,中央水利工作會議召開,提出加快水利改革發展,是關系中華民族生存和發展的長遠大計,對事關經濟社會發展全局的重大水利問題進行了全面部署,再次明確:力爭通過5年到10年努力,從根本上扭轉水利建設明顯滯后局面。

  在中國經濟社會翻開“十二五”首頁,進入全面高速發展期之際,水資源史無前例地同糧食、石油一起作為國家的重要戰略資源,宣告了中央強力推動水利建設的堅定決心。中國水利在高起點上整裝出發。“十二五”盛大開局。

  2012,這是繼往開來的一年。

  有關各方深入貫徹2011年中央1號文件精神,許多含金量十足的治水興水政策落地,水利投資再創新高;黨的十八大首次全面部署生態文明建設,提出“推進綠色發展”“建設美麗中國”,水生態文明建設從此迅猛發展,水利事業與“中國夢”緊緊相連。

  2013,這是實施“十二五”規劃承前啟后的關鍵一年。

  這一年,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為改革再次謀篇布局,以習近平為總書記的黨中央提出一系列加快水利改革發展的重大舉 措,一系列涉及水利發展格局的重要文件、制度、規劃競相出臺。1月,國辦印發《實行最嚴格水資源管理制度考核辦法》,水利部出臺《關于加快推進水生態文明 建設工作的意見》;2月,水利部印發實施全國大中型病險水閘除險加固總體方案;3月,七大流域規劃中最后一批規劃獲國務院批復,第一次全國水利普查公報發 布;4月,財政部、水利部聯合出臺《中央財政統籌從土地出讓收益中計提的農田水利建設資金使用管理辦法》;接著,《進一步治理淮河實施方案》《國家水土保 持重點建設工程(2013—2017年)省級實施規劃》出臺……這一年,中央層面批復各類水利規劃24項,水利部單獨或會同有關部門聯合批復印發規劃17 項,水利發展“十二五”規劃中期評估完成,實現了水利保障經濟社會發展穩中向好的良好開局。

  2014,這是全面深化水利改革開局之年。

  這一年,習近平總書記就保障國家水安全發表重要講話,精辟闡述治水興水重大意義,明確提出“節水優先、空間均衡、系統治理、兩手發力”的新時期水利工作方針,對水利工作賦予了新內涵、新任務、新要求。

  “重大水利工程‘利’在當代,‘功’在千秋。”這一年,李克強總理親臨水利部考察指導,再次傳遞了國務院常務會 議專題對節水供水重大工程建設的重要部署,要加快推進172項節水供水重大工程建設。李克強指出,集中力量建設重大水利工程,不僅有利于水資源利用和保 護,而且能拉動有效投資,促進就業和農民增收,發揮穩增長的關鍵作用。

  水利建設迎來了前所未有的歷史機遇期,大規模投入隨即帶來水利基礎設施建設熱潮。

  五年來,水利建設取得了前所未有的突破和成效,超常規措施持續推進重大水利建設。 

  湖北鄂北地區水資源配置工程15項專題報告的編制審批和可研報告編制批復只用了8個月,項目推進速度之快、效率 之高,創造了國內大型水利工程前期工作的新速度; 2015年,重大水利項目均按照“同地同價”原則計列移民征地補償費用,為工程開工創造了條件。一批高 質量的水利工程為防洪、供水、糧食和生態安全提供了有效保障。

  史上最宏大的穿越大江大河工程南水北調一期穿黃工程,青海水利建設史上埋深最大、洞深最長、施工難度最大的引大濟湟調水總干渠隧洞,有著“渡槽博物館”之稱的貴州黔中水利樞紐總干渠……五年間,一項項超級水利工程拔地而起。

  一批江河治理骨干工程、重大引調水工程、大型水庫和節水灌溉骨干渠網加快建設。五年間,治淮、治太、黃河上游防 洪治理、安徽青弋江分洪道工程進展順利,新疆卡拉貝利水利樞紐實現截流。南水北調東線、中線一期工程相繼通水。五年間,水資源配置工程建設成效顯著,甘肅 引洮供水一期等工程建成通水,西藏旁多等工程投入初期運行,貴州黔中等工程下閘蓄水,西藏拉洛等工程主體建設實施。五年間,西江大藤峽、甘肅引洮供水二 期、廣東韓江高陂等節水供水重大水利工程順利開工,提前兩個月實現2015年《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的目標。五年間,三峽樞紐等重點工程相繼順利驗收,嫩 江尼爾基、廣西百色等工程正開展竣工驗收準備。大江大河大湖防洪體系、流域和區域水資源配置格局不斷完善。

  從長江流域、黃河流域到烏江流域,從樞紐、堤防到蓄滯洪區,完善的防災減災工程體系在抗御水旱災害中發揮著決定性作用。

  從2011年到2015年,從中央1號文件專題部署水利改革發展,到新時期水利工作方針明確水利改革發展未來清 晰道路,這五年,是水利受重視程度最高的五年,是水利建設投資規模最大的五年,也是水安全保障水平明顯提高,人民群眾更安心更放心的五年。全國掀起治水興 水新高潮,水利改革發展迎來又一個春天。

  以人為本  惠民保安  

  工程措施是堅實保障,而以人為本的防汛抗旱理念、科學完善的預警預案以及非工程措施的完美配合,則是無形的保護,一套日臻成熟、高效運轉的水利防災減災體系構筑起城鄉防汛抗旱的安全屏障。

  這是一連串驚人的數字:2012年長江上游出現超1998年特大洪峰,2013年黑龍江下游發生超100年一遇 特大洪水;2011年北方冬麥區有1.1億畝作物受旱,2014年河南省遭遇63年來最嚴重夏旱;2012年“蘇拉”“達維”“海葵”一周之內正面襲擊江 蘇、福建、浙江,2014年超強臺風“威馬遜”登陸風力達到17級……

  這是一連串帶給全國人民極大信心的數字:“十二五”期間,防汛抗旱減災效益達5 770億元,全國防洪減淹耕地近1.86億畝,防汛減少受災人口1.11億人,解決因旱臨時飲水困難7 000多萬人……

  五年來,我國以國家防汛抗旱指揮系統工程建設、山洪災害防御體系建設、防汛抗旱預案體系建設為核心,構建了一張從上到下、有序高效、覆蓋全面的監測預警網絡。

  習近平總書記、李克強總理、張高麗副總理和汪洋副總理等中央領導針對防汛抗旱工作多次作出重要批示,國務院多次召開常務會議專題研究部署抗旱防汛工作,李克強總理、汪洋副總理與有關省負責人視頻連線會商汛情旱情,并親赴災區檢查指導。

  從年初部署全年防汛抗旱工作到迅速啟動應急響應,從入汛值守再到應對秋汛、罕見冬汛、凌汛,國家防總副總指揮、 水利部部長陳雷,國家防總秘書長、水利部副部長劉寧的身影總是第一時間出現在國家防總會商室,及時傳達貫徹中央領導重要批示,研究安排防汛抗旱和搶險救災 工作,針對防汛抗旱重大問題和重要工程的調度運用作出決策部署,并帶領工作組趕赴重大汛情災情第一線。2013年松遼流域洪水險情得到有效控制;2014 年河南63年來最嚴重夏旱得到緩解,云南魯甸與牛欄江堰塞湖的生死決戰取得完勝。 

  五年來,水利防汛抗旱應急能力得以提升,信息化與監測預警預報實現深度融合。全國主要江河洪水預報斷面增加到 1 700個,預報合格率總體達90%以上,全國各類報汛站增至9.7萬個,是“十一五”末期的14倍,洪水臺風預報精度不斷提高,預見期不斷延長,旱情 監測評估分析也取得新進展。

  五年來,轉移危險區域群眾4 222萬人次。在一些地區,“零傷亡”逐漸從“不可能”成為“新常態”。

  2013年金秋十月,黑龍江大地是一片繁忙喜人的收割景象。連遇嚴重低溫春澇、夏季低溫和流域洪澇災害,全省糧食總產量依然實現穩步增長,總產600.4億公斤,獲得歷史最好收成。

  水旱災害重發頻發的這五年,我國糧食生產卻奪得 “十二連增”。農田水利基礎設施的進一步夯實是其強大后盾。

  農業農村發展是經濟社會發展的“穩定器”和“壓艙石”。 “十二五”期間,我國糧食綜合生產能力已由“十一五”期間的10 000億斤跨上并站穩11 000億斤的新臺階。

  五年來,通過創新組織發動、資金投入、建管模式、運行管護機制和健全基層水利服務體系為重點,我國農田水利建設 加快推進,完成投資16 109億元。大力發展區域規模化高效節水灌溉,解決了農田灌排“最后一公里”問題。五年新增耕地灌溉面積7 500萬畝,發展高 效節水灌溉面積約1.2億畝,為連續多年有效應對水旱災害、實現糧食增產和農村經濟社會持續健康發展提供了強力水利保障。

  在這些工作節點中,水惠民生,讓老百姓得到更多實惠、擁有更多獲得感,始終是水利工作的出發點和落腳點。

  這五年,中央水利投資結構不斷優化,其中用于民生水利建設的比重達62%。

  320座大中型病險水庫、50 412座小型病險水庫得到除險加固。

  155條主要支流、4 500多條中小河流的重要河段實施治理。

  農村集中式供水人口比例達82%,自來水普及率達76%,3.04億農村居民和4 152萬農村學校師生喝上安全水,提前完成《政府工作報告》提出的目標任務。硬承諾得到了漂亮的回答。

  在西藏,1 400多座寺廟通水工程建成,89.5萬人口飲水安全問題得到解決,西藏水利走過了資金投入最大、 項目支持最多、建設成效最好、群眾受益最多的五年;在廣東,東江水對港輸送50年累計1.5個洞庭湖水量,保障了香港75%的用水需求;在福建,向金門供 水工程正式開工,設計流量為每天3.4萬立方米,兩岸同胞有望共飲一江水,為金門繁榮發展注入新的動力。

  五年來,水利部逐漸形成行業扶貧、片區聯系、定點扶貧、對口支援和水利扶貧試點“五位一體”水利扶貧工作新格局,精準扶貧戰略深入推進,水利援藏、援疆、援青取得顯著成效,為區域發展和扶貧攻堅提供了有力的水利支撐和保障。

  從東北到西南,從內陸到沿海,五年來民生水利的硬投入、實成果,讓廣大人民群眾獲得了看得見、摸得著的實惠。

  改革攻堅 縱深推進

  這五年,隨著中國經濟從高速增長步入中高速增長的新常態,集約發展、綠色發展、內涵發展、創新發展拉開大幕,中國的改革開放開始向前所未有的深度和廣度拓展。水利也進行著改革發展的艱辛探索。

  2011年中央1號文件做出加快水利改革發展的決定,此后每年中央1號文件都對水利改革等相關領域作出部署。 2014年年底,李克強總理親臨水利部考察時指出,水利建設要通過深化改革,更多運用市場機制。此后,他還通過政府工作報告等多種形式,對生態文明建設、 農業水價綜合改革等提出要求,強調集中力量加快水利建設、用改革紅利促進水利事業發展。

  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明確將水資源管理、水環境保護、水生態修復、水價改革、水權交易等納入生態文明制度建設重要內容。中央成立了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之后,水利部成立了以陳雷部長為組長的深化水利改革領導小組。

  激發市場主體活力,先給自身松綁。水利部通過一“松”一“緊”,轉變職能,簡政放權。“松”,即取消部分行政審 批事項。“緊”,即強化取消審批事項的后續監管。截至目前,水行政審批事項已由48項減少到22項,其中由水利部本級行政審批的9項全部進入試運行的水利 部水行政審批受理中心,進行依法、高效、陽光辦理。審批效率大大提高,2015年批復可研報告的20多個項目,從可研報告報出到審批,平均周期僅為9.4 個月,比以往周期壓縮了一半以上。

  堅持問題導向,尋求難點突破。水利部把水資源管理體制、水利投融資體制、水利工程建管體制、水價形成機制改革以及基層水利服務體系、水權制度、水生態補償機制創新等作為突破口和著力點,全力攻堅。

  “十二五”期間,水利部協調財政部,明確地方從土地出讓收益中提取一定比例用于農田水利建設,并制定了省級統籌 辦法;聯合人民銀行等七部委印發意見,以水資源費、水利建設基金等作為還貸擔保,實現政策性突破。截至2015年11月底,農發行、國開行、農業銀行三家 銀行大口徑水利貸款余額達9 393億元。水利部引導各省區市建立省級水利投融資平臺,一些地方發行債券籌集水利資金,多家水利企業上市融資。五年來,初 步形成了政府投入為主、金融支持和社會資本投入為補充的水利投入格局,金融和社會資本占水利建設五年總投資的16%。

  江西峽江水利樞紐工程總投資高達99.2億元,江西將水電站從樞紐工程中剝離出來,中國電力投資集團公司以最高 報價39.16億元獲得水電站50年經營權,彌補了工程建設資金缺口。云南陸良恨虎壩灌區由社會資本作為投入主體,承擔農田水利建設、管理、運營,通過水 費收入獲得合理回報。湖南莽山水庫吸引社會資本投入,在政府和社會主體間構筑起“利益共享、風險共擔、全程合作”的共同體關系,減輕了政府財政負擔,降低 了社會主體投資風險。

  五年來,水利部推動落實專項過橋貸款政策,鼓勵和吸引社會資本參與重大水利工程建設和運營。全國已有近800萬處小型農田水利工程完成產權制度改革。

  2014年,水利部選擇內蒙古、寧夏、湖北等七省區開展水權試點,探索水資源使用權確權登記、水權交易流轉和水 權制度建設。內蒙古成立水權收儲轉讓中心;寧夏率先建立區、市、縣三級行政區水權分配體系;河南平頂山市每年拿出不超過2 200萬立方米的水量轉讓給新 密市使用,最長使用期限20年,誕生了我國水利史上首宗跨流域水量交易。

  “誰受益,誰補償;誰保護,誰受益。”按照這樣的原則,水利部展開水環境生態補償機制試點。2014年,遼寧投入補償資金3.5億元,浙江將補償資金從2006年的2億元提高到18億元。山西成立排污權交易中心,共完成排污權交易468宗,交易金額2.6億元。

  中央多次強調運用價格杠桿促進節水。汪洋副總理要求從適當提高農業水價、推動結構調整等方面入手,深入開展農業水價綜合改革試點工作。

  2014年,按照國務院部署,國家發展改革委、財政部、水利部、農業部在27個省份80個縣啟動深化農業水價綜 合改革試點,以促進農業節水增效為目標、以完善農業水價形成機制為核心、以創新體制機制為動力,統籌運用制度建設、工程配套、結構調整、技術推廣等措施推 進改革。

  云南硯山縣作為2014年全國80個農業水價綜合改革試點縣之一,按照保障工程正常運行和確保農民可承受的原 則,對試點區供水水價進行定價,終端執行水價根據不同區域包括每立方米1.1元、0.73元、0.65元三類。計量供水實施后,實行先交錢后用水模式,增 強了用水戶節約用水意識。

  隨著水利改革不斷深化,五年來,水利建設項目招標投標全面進入公共資源交易市場,在全國率先建立了水利建設市場 主體信用體系;100個小型農田水利設施產權制度改革和創新運行管護機制試點蓬勃開展,浙江“千人萬項”蹲點指導服務水利建設,同時探索建立適應當前建設 新局面的水利建管體制機制;基層水利服務體系建設不斷加強,山東實現全省基層水利服務體系全覆蓋,全國基層水利服務機構達29 351個,農民用水合作組 織達8.34萬個,地方防汛機動搶險隊達1 389支,建成15支省級、143支市級、2 144支縣級、1.39萬余支鄉鎮級抗旱服務隊……改革步履鏗 鏘,堅實有力。

  豐富多彩的實踐證明,改革創新始終是推進發展的利器和制勝法寶。

  紅線管理 綠水青山

  “看得見山,望得見水,記得住鄉愁。”這是2015年福建許下的莊嚴承諾。通過多年探索,福建正式啟動萬里安全生態水系建設,用5年讓全省河流恢復活力。

  水生態文明是水利事業的孜孜追求。2010年以來,國務院相繼批復《全國水資源綜合規劃(2010—2030 年)》、《全國生態保護與建設規劃(2013—2020年)》、七大流域綜合規劃等,均對水生態保護與修復提出明確要求。2012年,水利部會同國務院有 關部門啟動編制《全國水資源保護規劃》。

  2012年,黨的十八大報告首次單篇論述生態文明,將生態文明建設列入我國經濟社會發展“五位一體”總體布局。

  2013年1月4日,水利部印發《關于加快推進水生態文明建設工作的意見》,明確提出“要把生態文明理念融入到水資源開發、利用、治理、配置、節約、保護的各方面和水利規劃、建設、管理的各環節”。以此為號令,開啟了水生態文明建設“加速度”。

  水利部成立了水生態文明建設領導小組,部長陳雷擔任組長,指導推進水生態文明建設。組織編制了《水生態文明建設工作方案(2013—2015年)》,對階段工作目標、任務、進度等進行了總體安排。

  2013年,習近平總書記提出“山水林田湖是一個生命共同體”。2014年,又提出了治水要“節水優先、空間均衡、系統治理、兩手發力”,吹響了全面加快水生態文明建設的號角。

  水資源總量難以增加,只能改變現有的利用格局。2011年中央1號文件和中央水利工作會議明確要求實行最嚴格水資源管理制度。2012年1月12日,國務院印發《關于實行最嚴格水資源管理制度的意見》,為經濟社會用水量設置了“天花板”,為用水方式設置了“緊箍咒”。

  五年來,我國基本建立了省市縣“三條紅線”指標體系,建立水資源管理行政首長負責制,最嚴格水資源管理由部門推 動向政府全面推動轉型;全國31個省區市以及各流域全部完成轄區內水功能區劃,明確了4 493個全國重要水功能區的水質目標和功能類型;實行地下水取用 水總量控制和水位控制;強化重要江河、跨流域調水工程水量統一調度;30個省級行政區頒布實施省級行業用水定額,建成100個全國節水型社會建設示范區。 我國最嚴格水資源管理制度體系基本建立。

  “十二五”末,全國萬元工業增加值用水量由2010年的90立方米下降到62立方米,農田灌溉水利用系數由2010年的0.50提高到0.53。數字增減之間,述說的是節水中國之路。

  2015年,國務院印發《水污染防治行動計劃》,確定10項舉措,其中確定由水利部牽頭做好水資源節約保護工 作,對下個5年乃至15年的水質提出明確指標。與此同時,水利部聯合中宣部等三部委共同編制完成《全國水情教育規劃(2015—2020年)》,以凝聚力 量、分類施教,動員和培育全社會愛水護水,共佑綠水青山。

  “山青”才能“水秀”。完成水土流失綜合治理面積26.15萬平方公里,治理小流域2萬余條,建成生態清潔小流 域1 000多條,實施坡改梯2 000多萬畝,修建骨干和中型淤地壩2 000余座,全國700多個縣實施了國家水土流失重點治理工程,創建60個國家 水土保持生態文明工程,建成104個國家水土保持科技示范園、24個全國中小學水土保持教育社會實踐基地……數字折射出的是“十二五”水土保持的顯著成 效。

  從修訂《中華人民共和國水土保持法》到出臺《全國水土保持規劃》,從實施坡改梯工程到建設淤地壩,從治理重點區 域水土流失到建設生態清潔型小流域,從生產建設項目水土保持方案審批到開展執法檢查……五年來,水利部門完善水土保持法律法規體系,強化水土保持監督管 理,深化水土保持機制改革,染綠千山萬壑,造福億萬百姓。

  小水電是最清潔的能源。“十二五”農村水電完成投資1 400多億元,其中中央投資138億元,是“十一五”中 央投資的5倍多,新增農村水電裝機1 400多萬千瓦,5年累計發電量超過1萬億千瓦時,減排二氧化碳8億噸。通過實施水電新農村電氣化縣、小水電代燃料 生態保護工程建設和農村水電增效擴容改造,低價供電給當地農民,數以百萬山區農民改變了祖祖輩輩燒柴做飯、取暖的習慣,不僅提高了生活質量,同時保護了 1 100多萬畝森林,恢復了青山綠水。

  “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 。從村莊到城市,從水庫到河道,水生態文明建設給生態、生活悄然帶來變化。浙江“五 水共治”一石多鳥,既擴投資又促轉型,既優環境更惠民生;山西汾河實現了從“龍須溝”到“民生河”的嬗變;廣州構建江河湖庫水系連通體系,促進了區域水系 的完整性、水體的流動性、水質的良好性、生物的多樣性、文化的傳承性;江蘇揚州治城先治水,3年投入100億元,實現市區主干河道活水全覆蓋;甘肅石羊河 治理后,干涸50多年的青土湖重現水面;新疆塔里木河近期治理任務基本完成,胡楊林重現生機。

  伴隨著全國105個水生態文明城市建設試點的開展,以水系為脈絡的現代城市生態格局正在形成,生態文明建設理念帶領中國走出了穩步推進、全面提速的發展之路。

  能力提升 保障有力

  2014年11月,李克強總理考察水利部時,通過農村水利管理信息系統方便直觀地了解到農村飲水安全進展情況。

  這五年,是通過水利科技創新不斷進行能力升級,在創新中求發展的五年。

  “互聯網+”讓越來越多的水利工作找到了“朋友圈”。福建大田縣通過“易信群”實時上傳巡查河道的文字圖片,對 全縣河道24小時監管,向群里的上級“河長”匯報,向群里兄弟部門負責人公示信息,開啟河道管護新時代。甘肅隴南市山洪災害防治運用云計算、大數據,實現 了全方位的監測預警、精準的模型推演、智能化的指揮調度, 3年來隴南市發生66次降雨過程,系統累計發送700多萬條預警信息,指揮轉移群眾70多萬人 次,創造了“零傷亡”的奇跡……

  2013年9月22日,國務院副總理汪洋在中國水科院考察調研時強調,要從戰略全局出發,充分認識加快水利科技進步的重要性和緊迫性,加快水利科技創新,促進科學治水、科教興水。

  “十二五”期間,水利科技創新能力不斷加強。引進、推廣水利先進實用技術500余項,建成一批國家重點實驗室和 工程技術研究中心,圍繞水利發展重大問題開展一批技術攻關。“中國太陽能光伏提水修復草場和農田技術”獲聯合國全球人居環境綠色技術獎,“流域水循環演變 機理與水資源高效利用”等24項科技成果獲國家科技進步獎勵,200項科技成果獲大禹水利科學技術獎。水利技術標準已覆蓋水利工作所有領域。移動應急指揮 平臺、國家防汛抗旱指揮系統工程、中小河流水文監測系統、山洪災害監測預警系統等技術應用,為“十二五”期間歷次防汛抗旱防臺風及抗震救災勝利提供了重要 支撐。水文資料公開和水文信息共享為水資源管理、水生態文明、城市建設等提供了精準服務。水稻控制灌溉理論和科技成果,先后在江蘇、黑龍江、海南等地約 4 800萬畝水稻灌區大面積推廣應用,取得了巨大的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痕量灌溉技術、東北玉米膜下滴灌綜合配套管理技術等眾多科研創新用“節能減排” 的手段保障了華夏糧倉。

  “十二五”水利黃金發展期成就了我國全方位的水外交。

  與24個國家簽署雙邊水利領域合作條約,開創中歐水資源領域合作的新模式,完成副部級以上互訪近150次,參與 世界水論壇等50余個重要涉水國際會議,成功舉辦世界水理事會第55次董事會會議等5個會議。4個水利國際組織在中國設立秘書處。水利部連續第3次當選世 界水理事會執行局成員。中國水利在國際舞臺的地位和影響力顯著提升。

  水利救災外交引人矚目。水利專家赴泰、緬開展防洪技術咨詢,陳雷部長出席湄公河委員會峰會,中國三次向湄委會應急報汛,增進戰略互信。中俄防洪合作,中哈分水談判,中蒙、中朝、中印跨界河流合作穩步開展。水利領域“一帶一路”研究加速推進。

  法治興則國家興,法治強則國家強。依法治水,成為實現中國夢的有力保障。“十二五”以來,以立法需求最迫切的領 域為重點,水利部修訂實施《水法規體系總體規劃》,統籌推進水法規體系建設:2011年,修訂通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水土保持法》正式施行,我國首部流域 綜合性行政法規《太湖流域管理條例》出臺;2014年,我國首部規范跨流域調水的行政法規《南水北調工程供用水管理條例》出臺; “農田水利條例”“節約 用水條例”“河道采砂管理條例”“地下水管理條例”等一系列水法律規章正在起草、制定、修訂或即將出臺。2015年,醞釀已久的《水利部關于全面加強依法 治水管水的實施意見》正式出臺,正式宣告以法治思維和法治方式引領規范水利改革發展。五年間,江蘇運用質量標準化管理、制定權力責任清單、跨部門聯合執 法,打造了一批國家級水利綜合執法示范點,將執法能力建設推上現代化軌道。

  制度是保障,人才是關鍵。五年來,首席技師、首席水文預報員脫穎而出。“十二五”期間,按照“服務發展、創新機 制、突出重點、以用為本”原則,水利系統全面實施黨政領導人才培養、學術技術帶頭人梯隊建設、專業技術人才知識更新、高級能人才培養、基層人才文化和專業 素質提升、高技經營管理人才培養、水利院校人才培養推進七大人才培養工程,逐步形成重視人才、關愛人才的體制機制,各類人才競相成長,為水利事業又好又快 發展提供了堅強的人才支撐和智力保障。

  始終充滿“正能量”的水利干部蔣志剛,用生命詮釋敬業的水利工程師張生賢,荒漠甘泉的護水人曹君,已然成為新時 代的黨員榜樣。五年來,水利部黨組堅持把開展培育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學習教育作為黨建工作的有力抓手,從開展創先爭優活動,到黨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 活動,再到“三嚴三實”專題教育活動,黨建和干部隊伍建設取得明顯成效。

  以習近平同志為總書記的黨中央堅持黨要管黨、從嚴治黨,堅定不移推進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斗爭,推動了水利系統 黨風廉政建設的持續不斷深入。黨風廉政建設關乎民心向背,關乎事業成敗。在懲治腐敗、糾正“四風”的高壓態勢下,全國水利系統把黨風廉政建設主體監督責任 扛在肩上,抓在手中,落到實處,以黨風廉政建設新成效促進水利事業新發展。

  “十二五”這五年,是治水思路明確的五年,是水利改革砥礪前行、奮力突破的五年,是“十二五”規劃任務圓滿完 成、精彩收官的五年。這五年,為拉動經濟增長、促進轉型升級、惠及民生福祉作出了重要貢獻,為全面建設小康社會奠定了堅實的水利基礎。走過五年,水利改革 發展的方向更加明確,步履更加堅定。

  一個圓滿的句號,一個美好的開始。盡管前進路上依然存在風險和挑戰,仍然面臨一些突出矛盾和問題,但是在從“十二五”邁進“十三五”的歷史時刻,我們不僅對水利發展充滿信心,更對水利發展充滿期待。因為,我們站在了更加堅實的新起點上!